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长篇连载  »  
沙发上的小青  朱莞葶作品

本帖最后由 蕃茄炒蛋 于 2009-8-11 22:25 编辑
心理医师档案

  日期:公元1999年5月19日时间:下午3时20分地点:加州南湾库柏蒂诺诊所

  姓名:金柏莉。张〔中文:杨小青。〕年龄:四十二岁。出生地:台湾,台北。婚姻状况:已婚。

  住址:加州南湾××××〔矽谷地区〕××××路×××××号电话:〔工作〕(408)- 4××- ××××。〔住家〕(650)- 9××- ××××

  介绍人:矽谷的女友Helen Ling〔中文:凌海伦,也是本所病人之一。〕

  主  诉:疑似精神衰弱、郁燥、不宁,恐惧所谓【人格分裂症】;其他。

  生理状况:外表健康,无显着疑似病症。黑发、黑眼瞳,肤色淡白。中等身材,属纤细、瘦弱体型,可约见中年妇女之脂肪於腹、臀部。

  营  养:一般、尚属均衡。

  摄取用药:一般维他命及健身补品。曾服少量激素。偶用镇定剂、安眠药。

  心理医师:布鲁士。强斯顿

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注:〔以下为初次访谈之录音记录稿,诊断、及治疗计划皆尚待彙写。〕

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杨小青到我这儿来作【心理分析】,是因为她提到同住矽谷的女友凌海伦,〔也是我的病人之一〕介绍了她本人的治疗经验,问她愿意试试吗?才从凌海伦那儿拿到诊所的电话地址,订好时间、应约而来。

  她给我的第一印象,是个稍显羞赧的美人胚子。并非乍看就感觉光艳照人的那种美,而是慢慢才能看出吸引人、可说是高贵、高雅的气质;而且在不算典型【漂亮】的五官下,蕴含着相当诱人的、属於成熟女性的风韵。令人一见就产生说不出的好感。

  这天下午,天气很热。杨小青来的时候,只穿了件薄薄的浅色小黄花、无领、露肩的半透明纱衫;一条也是印着小花、柔软飘曳的及膝薄裙。但略呈细瘦的两腿却裹在浅肉色镶碎白花的裤袜中,呈现出优美的曲线,十分引人注目。

  走进面谈室,杨小青回身阁门,转头见到我的笑容中微显尴尬,像不该来、却又不得不看医师的样子;轻轻叫了声:【Dr. 强斯顿  】

  【啊,请坐、请坐! 张 太太,随便坐!】

  【哦  】然后在背靠窗的长沙发坐下,腿子并拢、两手互搓。

  【请不要挶谨、放轻松。让我先看看你的病历 OK?哦,你是第一次?】

  【嗯,第一次 】先抿了抿薄薄的嘴唇、点头才说。声音里略带羞涩。

  和病人初次谈话,开始的时候一般不进入正题,都先由较普通、不具关键性的,像天气、路上交通塞不塞车等等、其他事情上谈起,像聊天一样。

  目的是让病人心理放松下来,由口气中探知心中情绪。而且,话题也随病人意思,想讲什么就顺着谈什么;同时观察病人在访谈空间里的身体语言,让她的姿态与动作变化显露潜意识的感应  

  杨小青看起来蛮能适应和陌生人、或医师初次交谈。不到五分钟,她的思绪已能集中、而身体语言也表现得不再紧张、焦虑。大概与她的好友凌海伦也找我作心理治疗,所以由她那儿获悉、略略知道我有关吧!?

  话题,就是先由凌海伦讲起的,但我也很快将它引导开了。因为作心理分析最重要的一点,是只讨论当事人自己,而不谈第三者、或其他人的事;除非那位“第三者”是困难的关键,扰乱当事人的心理甚钜,所以不得不谈。

  从凌海伦作心理分析,杨小青讲回为什么她也感觉需要的原因:

  大致不外乎她在美国长久独居、时届中年,导致心灵和感情空虚、无着落,充满寂寞;加以事业无成、身体逐渐衰老,而产生对生活及自我价值认同的怀疑  再就是:因为婚姻里与丈夫聚少离多,彼此感情冷淡,两人性生活几乎全无,造成婚外情的事实;而外遇一有了开端,就陷入其中难以自拔。

  其实,这一点也不新奇,是当前东方人家庭移民美国之后,经常、而且普遍发生的现象。杨小青自己也很明白:她的经验和面临的困难并没什么特殊。只是身处不快乐之中,心有不甘,想改变状况,又无能为力,才觉得极为无奈、经常情绪沮丧。

  【唉!  】叹声里,含着无比辛酸、苦楚,倒也令人同情。

  【那,除了这种感受之外,有那些事是让你觉得可喜、或高兴的呢? 】

  这种问法,是打断病人沉陷於郁卒,引她出来、换另一个角度观察自己,最有效的手段。但不宜常用,以免她的思路受到干扰、不能专注;反而容易打岔到其他地方,或无关紧要的问题上去。

  【哦,当然也有啦!像 像 】可是又吞吞吐吐。

  便追问:【像什么? 】

  【像终於尝到、体会到从来不曾经验过的感觉。 跟 做了好多以前都不敢做的 事; 才觉得 人生没有白活一场。 】

  【所以这些经验、感觉,还是很值得、也让你高兴的?】

  【嗯! 可是  】【可是?  】

  【可是,我每次 每次做完,又好后悔、好羞耻,觉得好不应该。 就像我每次忍不住需要 安慰,就 自己 那样子一个人,一个人 弄, 弄完之后又马上 好后悔了一样  

  【哎呀~真是 好讲不出口! Dr. 强斯顿,你 明白我意思吗? 】

  【当然明白。其实,张太太,你不需要太害羞。我们这儿谈的,都是每个人最切身、最需要关注的事,自然也大多比较隐密;所以这儿的面谈室及诊疗间,与外面都有很好的绝缘,以保障病人的隐私。 你,如果心里有话,或直觉感受,就请不要顾忌,放心大胆地表达、讲出来吧!  】

  【噢! 这样,我才比较放心一点 】杨小青的身体靠上沙发椅背。

  开始以更直接的字眼、辞句,讲述心里想到、感觉的事,以及身体所做过、体验过的滋味。

  才从口中吐出“恋爱”啦、“肉欲”啦、“上床作爱”、“性交”啦,或是“感官肉欲”、“兴奋刺激”等露骨的语彙。但是当她用这些辞句时,脸颊仍然禁不住泛红,眼神也闪烁不安,表现得极为羞赧;可以断定她心理上对於“性”

  ,还是有极大障碍。

  尤其她提到的比喻:把与男人偷情交欢,比成自慰、手淫。反映心底对自我行为的不齿、和思想中一直没能处理掉的“罪恶感”。

  【 就是那种 那种 好像 自慰刚刚才弄完,身体还有高潮余波的时候,心里就为又做了坏事,怎么也戒不掉的、无耻坏事,而羞愧得要死  而且明明知道不可能,还一再发誓,说以后再也不弄自己、再也不用手 自慰了! 】

  说不出“手淫”两字,改用较文雅的“自慰”代替才讲得出口,杨小青抿住的薄唇、轻轻蠕动,但嘴角却不由自主、微微勾挑了两下  

  让任何人都很难抵挡得住、很难不想入非非。

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【嗳!Dr. 强斯顿,我看我 还是别讲这种事吧! 真是 怪难为情耶!】

  【好,就谈些其他 不会使你不安的事吧  】

  【嗯~我,想想噢! 】杨小青两腿交叉叠起,沉思前,瞟了我一眼。

  然后才开始讲她目前最希望、最想得到、和最喜欢做的事:一个能经常见面,吃饭、聊天的知心朋友。一个可以光明正大交往,又不必怕人讲闲话的、男性的朋友。说这样子精神有寄托,她就不会老想那些男欢女爱的事了!

  需要异性“普通朋友”,一点不奇怪。但杨小青才刚刚提及,就立刻往回想到“男欢女爱”的字眼。才暴露出真正问题的所在:不知如何应对“性”关系,也无法明暸“男性”和“朋友”间的分际。然而对许多女性,尤其东方女子来说,确又是极为普遍的现象及问题。


[ 此帖被hu34520在2015-04-15 13:13重新编辑 ]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fywzqaz@126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