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长篇连载  »  
【少女的诱惑】  【1-121】

?001 好事情
?
??? 张福根一个人闲着实在是没有事情做,就出去溜达着,在这个村里根本就没有人理他,原因很简单,他虽然长得还算是不错,但就是因为家里太穷,所以一直都没有姑娘中意他。
??? 这一日天气燥热,大中午的人们都躲在树荫下乘凉或是躲在屋子里睡觉。恐怕也只有张福根一个人在村路上晃悠,他也不想这样,但是不这样他就看不到很多美好的东西,比如这次,他走到二狗子家的院子前的时候,听见院子里面有哗哗的流水声,门是关着的,所以看不见里面的情况,不过他知道,这么热的天一定是有人在洗澡,轻轻的推了一下门,门在里面插上了,一定不是二狗子,男人洗澡有啥子怕看的。
??? 张福根左右看了看,见没人,于是就壮着胆子轻轻的爬上了墙头,果然,院子里洗澡的是二狗子老婆。这婆娘平日里属于闷骚型的,张福根就看见过他跟黄大茂从玉米地里钻出来,别看她平时正经,骨子里一定透着想要男人安慰的劲头子。
??? 张福根屏住呼吸悄悄的看着,只见二狗子的老婆弄了一瓢水,轻轻的洒在头顶,水珠顺着她的身体一点点的滑落下来,错落有致,直到滴到地面,她的身子比张福根想象中要白的多了,尤其是胸前那两个不断跳跃着的小兔子,看的人怪眼馋的,张福根咽了咽唾液,接着看下去,这时二狗子的老婆忽然就哈下了腰,朝着门口望了望,有看了看屋子里面,然后才把手慢慢的伸到自己的腿窝子处,整个人蹲坐在水盆里。
??? 妈的,居然自己搞起了自己?张福根没见过这么个搞法的,所以更加的好奇,看的目不转睛,剧烈的膨胀着。二狗子的老婆自己弄了几下,娇喘连连,不时的望望门口,生怕有人过来敲门。身子依着水盆,手顿在自己的腿窝子里面,不断的用力的搅来搅去,一边搅还一边的摸着自己的两个兔兔,这边摸完就摸那边,整个人陶醉的跟大仙儿似的。
??? 张福根看的实在是受不了了,不由得从墙头上跳下来,过去砸门。
??? “谁啊?”里面传来的是二狗子老婆焦急的声音。
??? “我,张福根。”张福根报上大名,摸摸自己的大虫虫心说,老弟,一会你一定要好好的给我表现哦,别给哥丢人,养你二十多年我容易吗?!
??? “二狗子不在家,你晚上来吧。”二狗子老婆停止了一切的动作,呼吸也变得匀称起来。
??? “我找你也行,先把门打开。”张福根着急的喊着:“快点开门,急事。”
??? “我一个人在家不方便。”
??? “洗澡呢吧?有啥子不方便的。那个都方便了,我都瞧见了。”张福根干脆实话实说,以此威胁一下二狗子的婆娘。
??? “你胡说啥呢?”二狗子的婆娘从水盆里走出来:“你别嚷嚷,等会我给你开门。”
??? “这么半天才开门啊,是不是自己伺候自己很爽啊?”张福根笑逐颜开:“你说我要是把这个事说出去的话,你在村子里还咋做人吧。”
??? “我。我”二狗子的婆娘红着脸说不话来:“你,你看见啥子了?”
??? “我看见啥了?”张福根卷了一根旱烟,吐了几个烟圈:“我在墙头上啥都看见了,你说这事巧不巧吧。”
??? “啥都看见了?”二狗子的婆娘一愣。
??? “恩,你那个。”张福根学者二狗子婆娘的样子,把手伸到自己的:“自个搞自个很舒坦吗?”
??? “恩。”二狗子婆娘点点头,不再做声。
??? “哪能有男人搞你爽啊。”张福根笑笑:“咋样?用不用我来伺候伺候你啊。”
??? “不用。”二狗子婆娘摇摇头。
??? “你说啥子?那我不是白看了,不让我来搞,我就出去说,跟谁都说。”张福根眼珠子一瞪,抬腿就要走:“那我就出去找人唠嗑去了。”
??? “哎。”二狗子婆娘拽着张福根的手:“能不能不跟别人说啊。”
??? “不说我有啥子好处呢?”
??? “那就一次,一次行吗?”
??? “一次哪够啊?我一天就得七八次。”张福根知道这事有门,要挟来一次不够本。“你要是不干就算了,我不勉强你。”
??? “你真能一天七八次?”二狗子的婆娘立马就来了精神:“你行吗?”
??? “废话,不是吹的,保证搞的你跪地求饶。”张福根挺着胸抬起头,拍拍自己的:“能让你舒坦死。”
??? “好,那就七八次。”二狗子的婆娘拉着张福根的手就往里屋走,果然是属于闷骚型的,一听说张福根那里厉害就立马受不了了。

?002 差一点搞上
?
??? 张福根更没有必要跟她客气了,轻轻的捏了一把她的屁股,笑的说:“嫂子,我抱着你进去吧,让咱也体会一下抱着女人的感觉。”
??? “好啊。”二狗子婆娘张开双臂,脸上也不红了,双眼闪烁着渴望的目光,一直盯着张福根的,看那么大的一块包,家伙应该不能太小吧。
??? “好嘞。”张福根的双只胳膊插进二狗子婆娘的腋下,双手自然而然的抓着她的两只兔子,不停的把玩着,一用力,她的身子就抱到自己的怀里:“嫂子,你这俩大馒头可真大啊。”
??? “是吗?有没有你那个地方啊?”二狗子的婆娘浪荡起来还真了不得,由此看来刚才的那些个表情纯属装出来的:“待会嫂子让你好好的看看嫂子的馒头好不好?”
??? “好啊,好啊。”张福根拼命的点着头,想了想有摇起头:“我还要好好的看看嫂子的那儿,听说女人的那里是能吃人的?”
??? “这有啥好看的?你以前没看过吗?”二狗子婆娘浅浅一笑:“你不会告诉我以前你没做过吧。”
??? “就我家的条件,你也不是不知道,谁能跟我啊。”张福根叹了一口气:“不瞒嫂子说,我到现在还不知道跟女人干那事是啥子感觉呢?!”
??? “是吗?”二狗子婆娘抿着嘴笑:“那嫂子让你尝尝是啥子滋味好不好?”
??? “好,当然好了,只要嫂子让我尝到滋味,我活着也好有个奔头了。”张福根有点迫不及待的迈开了步子。
??? “恩,那你要听嫂子的话,嫂子咋教你你就咋做。”二狗子婆娘的舌头舔着嘴唇,把手指轻轻的放在张福根的嘴边。
??? “嫂子,我还是不知道你叫啥子名字呢?”张福根舔着她的手指。
??? “我叫林琳。”林琳的手滑倒了张福根的,在他的那块高包上轻轻的摸了起来:“福根啊,你这能有多大啊?”
??? “我也说不好,他们都说我的大,比一般人的都要大。”张福根把林琳放在炕上,马上就要扑上来。
??? “瞧把你猴急的,没做过就是不行,一点定力都没有。”林琳推着张福根的胸膛说道:“门还没插上呢。你过去把门插上吧。”
??? “恩,应该插上,万一一会二狗子回来撞见了不好。”
??? 事情还真就被张福根这张乌鸦嘴给说中了,就在他乐呵呵的连跑带颠的过去关门的时候,二狗子背着手叼着香烟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??? “哎呦,这不是福根吗?到我家来有啥事啊?”二狗子想都没想张福根跟他媳妇会有那种事,首先张福根还小,跟他婆娘相差得有十岁,尽管他婆娘捯饬的好,看上去很年轻,但年龄差距始终在那呢,其次是大家都知道他婆娘是个老实人,不会干那种事情,这事就是林琳掩饰的好,平时一看见男人就装脸红。
??? “没啥事,就是闲着没事溜达,想看看你在没在家,跟你扯会。”张福根急中生智,随便找了一个借口。
??? “找我扯会,你小子是想听荤的了吧。”二狗子点点张福根的脑门子:“今儿不行了,过两天吧,我明天出门儿,一会得准备准备。”
??? “出门儿?去哪啊?”
??? “我一个亲戚家的孩子结婚,非让我早过去两天乐呵乐呵。”二狗子掏出烟,递给张福根一根:“别抽糟蹋了啊,一盒三块钱呢。”
??? “恩。”张福根接过烟问:“那你跟我嫂子又得走几天了,我这两天可咋整啊?又没人给我讲段子了。”
??? “你嫂子先不去,我一个人过去。”二狗子没听出来张福根的话里有话:“这样吧,你要是想听呢,就去咱村头的那棵老杨树下,光棍都在那呢,天天讲荤段子。”
??? “得,我现在就去。咱回见。”张福根心里有了底,明天晚上二狗子家里就剩下林琳一个人了,正是下手的好机会,到时候好好的折腾她一个晚上。
??? 刚出门张福根就碰上了村主任陆海。他们俩人是有仇的,前段时间陆海家的玉米丢了很多,刚巧张福根去他家的地里撒尿,被他逮着了,愣说是张福根干的,送到了派出所,两天后偷玉米的贼被抓住了,这才把张福根放出来。
??? “福根,这是干啥去啊?”陆海一脸笑意的先打了招呼。
??? “我去哪管你啥子事,总之不是去偷你家的玉米。”张福根背着手仰着头,不搭理他。
??? “还记着呢?那不都是一场误会吗?”陆海说道:“还记恨我呢?要不我让你打两下。”
??? “你进去呆两天试试,扒你一层皮。”张福根往前迈了两步道:“让开点,好狗不挡道。”
??? “别啊,别啊,福根兄弟,我有点事想跟你说。”陆海拦住张福根。

?003 春光无限
?
??? “有话就说,有屁就放。”张福根没有给陆海好脸子看。
??? “去我家喝酒吧,咱边说边唠。”陆海过来拉张福根:“当做是我给你赔不是了,好不好?”
??? “不去,去你家你指不定又说我偷你啥东西呢。”张福根断然拒绝。
??? “走吧,正好我家陆小梅也在家,你们都是老同学了,过去唠唠呗。”
??? “好吧。”
??? 张福根跟陆小梅是同班同学,念书的时候陆小梅就有很多的男孩子追,当时张福根是个穷光蛋,人又长得不咋样,也就没敢下手,不过现在的陆小梅可是全村里公认的小美女,长得据说像是开了的花,老带劲了。张福根最惦记的就是陆小梅日渐长大的小兔子,想想啥时候要是能把她的两只兔子放在手里好好的摆弄一下,能爽死人。
??? “小梅回来了?”张福根进了院子就看见了在院子里洗头的陆小梅:“现在可是大学生了,了不起了。”
??? “是福根啊,你还是那样,没咋变。”陆小梅看了看张福根,接着洗头。
??? “你们先唠一会,我去看看饭菜弄好了没有。”陆海掐着一把柴禾钻进了厨房。
??? “你是越来越好看了。”张福根走到陆小梅的面前:“比咱念书那会儿带劲儿多了。”
??? “是吗?瞧你把我说的都不好意思了。”陆小梅猫着腰,头发浸在水盆中:“你咋来我家了呢?”
??? “你爸让我过来喝酒。”张福根随便那么一低头,看见了陆小梅的低胸衣服里面的风景,一片雪白雪白的脖子下面是一个黑色的罩子,罩子跟脖子之间是一道很深的沟,在她一动一动下,罩子随着她的动作幅度,上下乱窜,窜的张福根的心嗷嗷的蹦跶,不用想,罩子下面的就是张福根惦记的兔子,隐隐约约能看见那两个兔子很大,很白。
??? “啊,你先坐一会儿。”陆小梅把头抬了起来,用脚踹过来一个小凳子:“我一会就能洗好。”
??? “不用,站着挺好的。”张福根哪肯坐下啊,这么站着能多瞧瞧,坐着就啥毛都看不着了。谁坐谁:“听说你今天都大二了吧。”
??? “恩,再过两年就毕业了。”陆小梅一直都没注意张福根,她印象中的张福根是个挺老实的孩子,回村后听说他现在整个一流氓,陆小梅还抿着嘴不信呢。 “你要站着到我后面站着去,站在我前面我咋感觉瘆人呢。”
??? “得,八成是我长的太典型的营养不良了。”张福根慢慢的走到陆小梅的身后,心里琢磨着,不用跟我得瑟,说不好哪天我就把你骑在身子底下,让你好好的舒坦一下。“你处对象没有啊?”
??? “还没呢,没有相当的。”陆小梅回答。
??? 转到陆小梅的后面,张福根就不这么想了,这后面更是风光无限啊。陆小梅穿的是一身的短裙,短裙下面的两条腿肆无忌惮的延伸出来,腿上套着黑色的丝袜,光是瞅这腿张福根就有点按捺不住了,忒白忒细嫩了,这要是上去掐几下,都能掐出水来。张福根踮起脚又往上瞧了瞧,在短裙与小衫之间是一片白色的肉,可能是小衫太短的原因,再瞅瞅,能清晰可见短裙上面露出来的一圈白色的裤衩,尽管裤衩很紧,还是能看清有一道沟在裤衩中间延伸到腰部,至于这道沟是做什么用的,张福根不得而知了。
??? “哎呀,你这腿上咋还有个蟑螂啊?”张福根一肚子的坏水。
??? “哪呢?你帮我弄下来啊。”陆小梅相当的害怕蟑螂了,吓得浑身哆嗦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儿:“快点啊,我最怕这种东西了。”
??? “哦。”张福根捂着嘴偷偷一笑,然后就把手伸到了陆小梅的上,隔着丝袜这么轻轻的一摸。我的妈呀,忒***滑了,多摸几下,还是这么滑,趁着假装给陆小梅逮蟑螂的机会,张福根蹲了下来,抬起头顺着陆小梅的腿往上看,一条白色的蕾丝花边裤衩映入眼帘,这种裤衩的质地一般,透过布料能影影绰绰的看到几根黑色的小树,还有几根调皮的,扎到了裤衩外面来。
??? “弄下来了吗?”陆小梅催促着:“快点啊,你干啥呢?”
??? “弄下来了,你要不要看看啊。”张福根既不情愿的站了起来。
??? “拿一边去,我最怕这种东西了。”陆小梅捂上眼睛。
??? “好,那我扔墙外去了。”张福根走了两步,做了一个扔的动作,又拍拍手:“好了,扔掉了。”
??? “你还没订婚吗?”陆小梅拿着毛巾放在头上擦着。
??? “没呢,咱是穷人家的孩子,谁愿意嫁给咱啊?”张福根不禁叹了一口气,要是有个娘们,他能干这么猥琐的事情吗。“换成了你,你愿意嫁给我啊?”
??? “我愿意啊。”
??? 出乎意料,绝对出乎意料。忒他***意外了。

?004 去厕所
?
??? “别瞎琢磨了,我逗你呢。”陆小梅看着一脸错愕的张福根,点了点他的额头。
??? “哦,我就说吗?你咋能嫁给我呢。”张福根挠挠脑袋,不好意思的笑笑:“我一个穷小子,那配跟你那个。”
??? 俩人正说着,院子里一下子就热闹起来,原来陆海又请了很多人过来,都是村子里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。大家相互的谈笑着围在桌子边上,陆海出来迎接点烟倒水,一点都不像以前那个不可一世的村主任,此刻看上去更像一孙子。
??? “大家都等着急了吧,开饭,咱们先喝酒。今儿谁不喝醉了都不许回去。”陆海张罗着开席。
??? 这顿酒菜还真丰盛,鸡鸭鱼猪狗肉都有,农村估计人肉其他能搞到的他都弄来了。酒水也是白酒啤酒红酒都有,摆了整整一桌子。
??? “陆主任,你啥时候这么大方了?有啥子事要求大伙吧。”张福根不管三七二十一,坐下来挑了一块鸡骨头先啃着。
??? “实不相瞒,还真有点小事儿,这不村里三年一次的选举就要开始了吗。大家也知道我的情况,还要供着我的闺女上大学,所以没了这个村主任也就没啥收入了。”陆海端起了酒杯:“请大伙到时候都投我一票,好处大伙一定都有。”
??? “没啥说的,就冲着你这顿饭,也得把这票给你了。”李德顺端起酒杯一饮而尽。
??? “是啊,选你了。”众人附和,纷纷端杯畅饮。
??? 张福根没再说啥,估计这些人都琢磨着先把这一桌子的肉吃了再说,投票都是不记名的,到时候选谁还不是自己说了算。
??? “我还有个事儿要跟大伙说一下,过几天我这宝贝闺女就要过生日了,到时候大伙一定都到场,谁也不许送礼,咱们就是热闹热闹。”陆海宣布完,大伙更乐了,这说明还有一顿等着呢。
??? 张福根一直都不能喝酒,不过今天他破例的喝了啤酒,而且喝了很多,这东西不过年是喝不着的,就算是过年也是他跟他爹俩人喝一瓶,每次都整的意犹未尽。
??? 几瓶酒下肚,张福根就觉着这尿来了,心里还合计呢,这东西真不能多喝,万一晚上回去尿炕了可丢死人了。想着就拎着裤子朝着陆海家的厕所跑了过去,没等到厕所门口张福根就解开了腰带,掏出了家伙,他想着进去就尿,这样有效率。谁知道一到厕所门口发现陆小梅在里面蹲着呢,张福根赶紧眨巴了几下眼睛,还真是她,下面一小撮并不茂盛的丛林惊现眼前,这一下俩人都愣住了,张福根盯着陆小梅的小树林,陆小梅看着张福根的那话。都***吃惊的张大了嘴巴。
??? “你想干啥?”好久之后陆小梅意识到就这么干看着是不对滴,说话的同时她捂住了自己的眼睛,以示纯洁。
??? “我想尿尿。你干啥呢?”张福根一拍脑袋,这不问了一个二笔的问题吗。
??? “我也尿尿呢。”陆小梅红着脸:“你赶紧走啊,在这傻愣着干啥?”
??? “我也得尿啊,都憋不住了。”张福根拎着家伙就想尿,奇怪,咋就一滴都尿不出来了呢。
??? “你到别的地方尿去,叫人看见了多不好啊。”陆小梅有点着急了:“别在这尿,你快点走啊。”
??? “哦。”张福根傻傻的应了一声,接着说道:“我去哪儿尿啊?”
??? “随表找地方啊。”陆小梅忍了,这种场合这种事只能忍,不可声张。
??? “我还是在这尿吧。”张福根的眼睛贪婪的盯着陆小梅的下面,咋就那么嫩呢,跟一朵小黄花似的。憋了半天,尿总算是整出来了。
??? 陆小梅再忍,听着张福根的哗哗流水声,陆小梅的下面居然湿了,不知道是尿还是别的。”我尿完了。“张福根抖了抖身体:“你咋还没尿完呢?”
??? “用你管啊,尿完了快滚。”陆小梅很生气,但是声音又不敢太大,院子里还有一群人呢。
??? “福根,你啥瞅啥呢?”李德顺晃晃荡荡的走了过来:“尿完尿就给我腾个地儿。”
??? “别别别。”张福根扎上腰带,急忙迎上来:“你说厕所是给小姑娘跟老娘们用的,你一大老爷们钻什么厕所啊,随便找个地儿解决就得了。”
??? “小子说的有道理。咱老爷们就这点好。”李德顺靠在墙边尿了一泡。
??? “尿完了?”张福根一直挡在李德顺跟厕所之间:“完事儿咱得回去接着喝了。”
??? “好啊,回去接着喝。”李德顺抱着张福根回到了酒席上。
??? 张福根一边跟众人打屁,一边盯着厕所的前面,好半天也不见陆小梅出来,难道是等着自己呢?不行,还得去看看,不能让人姑娘就等,那是不礼貌的。
??? 张福根拍拍身边的李德顺:“你先喝着,我今儿也不咋了,尿这么多。”
??? “快去快回啊。”
??? 张福根屁颠屁颠的跑向了厕所。

005 喝酒了
?
??? 张福根火急火燎的跑到厕所外面,探着头使劲的往里瞅:妈的,人呢?难道是从后面跑了?
??? 从厕所回来张福根又喝了很多的酒,晃晃荡荡的往家里走。
??? “福根,你这是在哪喝的酒啊?”张福根的爸爸张印看见张福根喝成这样,吃了一惊。
??? “在陆海家喝的,这孙子要我在村主任选举的时候投他一票,我呸,做梦。”张福根进屋就栽在炕上睡觉。
??? 半夜的时候他被尿憋醒,酒劲还没有过去,反倒觉得头有点疼了,出了屋子,张福根就朝着屋后奔去,正尿着就听见隔壁马长川家的屋后有动静,一阵短促的流水声,哗哗的,看样子也是尿憋的,张福根笑笑,这个马长川仗着他爹有几个臭钱,昨天刚娶了一个很漂亮的媳妇,漂亮的惨绝人寰,村里的小伙子们都眼馋着呢。隔壁的流水声嘎然而止,张福根这边也尿的差不多了,准备往回走的时候听到了一段对话。
??? “长川啊,你真的不中用?”说话的应该是马长川的新媳妇。“那可咋整啊?要不咱去大医院看看吧。”
??? “都看过了,就是不管用。”马长川垂头丧气的说道:“我这不天天补着呢吗?等过段时间瞧瞧效果吧。”
??? “你这么老是不中用的话我倒是没啥子意见,可是我家里那边我咋说啊。”马长川媳妇的声音很低,由于是在夜里,本身就安静,所以张福根还是听得清清楚楚。“回去我妈肯定得问我咱俩的那事儿,你说我咋说好呢?”
??? “你就说做了就完了呗,你说见红了,我听他们说女人第一次都很疼的。”
??? “是吗?我最怕疼了。”马长川的媳妇说这话的时候应该是满脸通红,张福根想。
??? “别怕,等我治好了,就让你尝尝当一个女人的滋味,一开始是疼,以后就很舒坦了。”马长川安慰自己的老婆。
??? “恩,那你快点好起来,反正都有那天。”
??? “走吧,回屋睡觉。”
??? 他们走后,张福根也回去了,想着两个人刚才的谈话,张福根这小心脏就开心跳上了,咋说也得想个办法把马长川的老婆弄到手,人家到目前为止还是一个雏呢,高低得骑上。
??? 早上起来,张福根照着镜子打扮了一下,趴在自己家跟马长川家的墙头上喊:“长川啊,长川。”
??? “啥子事儿啊?”马长川从屋子里面出来:“呀,是福根兄弟啊,找我啥子事啊?”
??? “没啥子事,就是闲着没事找你唠唠。”张福根浅浅一笑。
??? “好啊,我这一结婚都不来窜门了,自个过日子还真憋屈,快点过来,咱哥俩喝点,我这有酒呢。”马长川摆手叫张福根。
??? “好嘞。”张福根翻墙就跳了过来,进屋先跟马长川的老婆说道:“呦,这是嫂子吧,长的真水灵。”
??? “你就别瞎逗了。”马长川拽着张福根上炕,让他媳妇拿来了一瓶白酒。“瞧瞧,好东西。”
??? “整点。”张福根倒上了一杯,喝一口:“咋这么辣呢?”
??? “白酒就这样,抓紧整两口菜。”
??? 此时马长川的老婆脱了鞋上炕坐在了马长川的身边,,脚上蹬着一双白色的袜子,看的人心里痒痒的。
??? “来来,嫂子也喝点。”张福根给马长川的老婆也倒上了一点酒:“不会不给我这点面子吧。”
??? 马长川的老婆看了看马长川,轻轻的抿了一口,呛得咳嗽了好半天。
??? 就这样,三个人喝了起来,酒瓶一直都在张福根的手里拿着,他留了一个心眼,得先把马长川给撂倒,在把他媳妇整的晕晕乎乎的,那自己想干啥就干啥了,所以一瓶酒马长川喝了能有一半,剩下的一半他老婆也喝了一多半,张福根只是喝了几口,不停的在那劝酒倒酒。
??? “酒没了?还有吗?”张福根一瞅这个马长川还算是有点酒量,半瓶下去,愣是没咋地。
??? “有。老,老婆,拿酒去。”马长川的舌头有点发硬。

006 酒后那些事儿(1)
?
??? 马长川老婆晃晃荡荡的下地,翻箱倒柜的又拿出来了一瓶酒,重新坐回马长川的身边,看来还没喝多,知道坐马长川身边,而不是做张福根的身边。
??? 张福根依旧是端着酒敬马长川,自己则是轻轻的抿一口或是放到嘴边有拿下来,总之他不停的告诉自己,千万不可以喝醉,喝醉了就啥都干不成了。看着马长川的老婆脸上泛起的绯红,张福根就琢磨着应该差不多了,于是用脚轻轻的碰了一下她的腿,她往后一缩。妈的,还没咋地呢,老子还得下功夫啊。张福根端起酒杯:“嫂子,咱俩干一个。”
??? “是啊。”马长川眯缝着眼在一边喊道:“苏巧云,跟他干一个,咱俩人还怕他一个不成。”
??? “好。”苏巧云还真实在,端起杯子,一口就干干净了。
??? “好酒量啊。”张福根赞叹,不过这次他没有着急,而是稳扎稳打,又喝了一会,眼瞅着两个人坐在炕上都晃悠了,张福根再次出脚,这次直接就碰到了苏巧云的脚上,没动,张福根又蹭了几下,苏巧云还是没动。张福根越加放肆,更使劲的蹭了一下。
??? 苏巧云说话了:“谁家的猫钻咱家桌子下面了,一直挠我脚。”
??? “谁家的猫啊?”马长川张牙舞爪的就要站起来,站到一半堆了下来,站不起来了:“来,来,喝喝,喝酒。”
??? “就是,哪来的猫啊?”张福根起身跟两个人坐到了桌子的同一侧,挤在两个人中间:“你们让个地儿,我坐过来跟你们喝。”
??? “喝。”马长川勉强的给张福根挪出了一块地方。“咱哥们好好的喝喝。”
??? “必须的。”张福根这边跟马长川说话,那边的手轻轻的碰了一下苏巧云的胸,这装作无意的一个举动,实则是在投石问路。
??? 苏巧云也没理会,就跟马长川碰到的是他自己的胸似的。
??? “不喝了,我要睡觉。”马长川说话算话,刚说完睡觉马上付诸行动,趴在桌子上咋叫也不起来了。
??? 张福根抱着苏巧云的肩膀,说道:“嫂子,我哥醉了,咱俩还喝不?”
??? “喝啊。接,接着喝。”苏巧云此时的酒劲也上来了,双眼迷离,眼神中闪烁着火热的激情。
??? “我也不想喝了。咱做个游戏吧。”张福根说道:“咱来玩抓人游戏,”
??? “抓人游戏?”苏巧云眨巴了几下眼睛:“啥子抓人游戏?”
??? “就是我抓你一下,你抓我一下,看谁抓的厉害。”张福根给苏巧云做了一个示范,首先抓了她的胳膊一下:“到你抓我了。”
??? “这个有啥子好玩的。我咋有点热呢?”天气本来就很热,苏巧云又喝了那么多白酒,更热了。
??? “热就脱衣服啊,脱了就不热了。你看看我。”张福根刷的就把自己的半截袖脱了下去,光着膀子在苏巧云的面前晃荡,又握紧拳头展示了一下浑身上下的肌肉。
??? “我咋好意思脱啊,你还在这呢。”苏巧云残存的最后一点意思告诉自己,不能在男人面前脱衣服,尤其是不是自己男人的男人面前。
??? “哎,我有办法了,我们比抓人,看谁抓的慢,如果你抓我的时候被我抓到你的手,你就算是输了,那你就脱一件衣服,这样公平,你也就不觉得不好意思了。”张福根利用她喝完酒没那么理智玩弄起了下把戏:“咋样?”
??? 苏巧云歪着脑袋想了想,似乎挺公平的。
??? “那我先来了。”张福根瞄着苏巧云的脑袋就下了手,不过手走到一半拐了一个弯,一下子按在了苏巧云的胸上,然后迅速的抽了回来:“哈哈,你输了,脱吧。”
??? 苏巧云抱怨了一下自己的运气不好,明明看着张福根是朝着自己的脑袋抓下来的,咋就跑到胸上了呢,奇怪!愿赌服输,苏巧云脱掉了自己的上衣,一个粉红的小罩子在洁白的皮肤映照下显得更加的眨眼,苏巧云的两个兔子应该是没有林琳的大,林琳的能有她的两个大,不过她的有点耷拉在胸前,看上去没有苏巧云的,不知道那个可恶的罩子里面装的到底是不是跟林琳一样的玩意儿。
??? “瞅啥呢瞅?”苏巧云拍了张福根的头一下:“这下该我抓了。”

007 酒后那些事儿(2)
?
??? 苏巧云学着张福根的样子,手举过头顶,瞄着张福根的头。
??? 张福根心说,傻丫头这招哥用过了。
??? 只见苏巧云的手刷的就朝着自己的脑袋飞奔而来。张福根急忙护住自己的下面。不料苏巧云的手直接就抓到了自己的脑袋,随即抽了回去。
??? (*^__^*)嘻嘻  ,苏巧云捂着嘴笑:“我抓你的脑袋,你捂着下面干啥子呢?”
??? “哎呀,上当了。”张福根拍拍脑袋,只好站起身脱下了自己的裤子,浑身上下只剩下了一个衩。
??? “这下该我了。”张福根搓搓手,想来想去还是来点阴险的好。瞄着苏巧云的罩子,却直接朝着她的腿抓了过去,苏巧云猝不及防,又一次的输给了张福根。
??? “你想我脱哪件呢?”苏巧云的脸上红的很好看,眼睛不时的张开又闭上。
??? “当然是把上身脱干净了。”张福根抿着嘴偷笑,终于能看看她的兔子了。
??? “我偏不。”苏巧云站起来,解开自己的腰带,拉开拉链,轻轻的把自己的裤子脱到了腿弯处。
??? “慢着。”张福根喊了一声凑上前:“剩下的我帮你脱吧。”
??? “好啊。”苏巧云双手支撑着身体,把腿放到了张福根的腿上。
??? 张福根摸了摸苏巧云的腿,手感真好,先是慢慢的脱下了苏巧云的白色袜子,又玩弄了一会她的那双小脚。之后才拽着她的裤腿将她的裤子拽了下来,眼前的是一片白色蕾丝花边裤衩,上面有点斑驳的痕迹。难道这就是书上说的女人的反应?张福根琢磨着。
??? “咱们接着来,这下到我了吧。”苏巧云张开双手。
??? “来吧。”张福根干脆两只手都做好了准备,这次一只手在上面,一只手在下面,不管苏巧云攻他的上盘还是下盘,都一定能抓到她。
??? 果然,苏巧云的手这次真的被张福根结结实实的给抓住了,荡着一脸的笑,张福根说道:“脱吧。”
??? “不玩了,没劲。”苏巧云想打赖。
??? “那可不行,为了抓你的这只手我费了多大的劲啊。”张福根不依不饶,为了不让苏巧云逃跑张福根把她按在了炕上。
??? “你,你想干啥?”苏巧云呼吸沉重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张福根。
??? “我不想干啥啊,咱玩的就是输赢,你不能玩赖。”张福根盯着苏巧云前面的两个兔子,一样是呼吸沉重的说。“愿赌服输,输了就得脱。”
??? “脱就脱,有啥子了不起的。”苏巧云说。
??? “我帮你吧,看你怪不好意思的。”张福根的双手顺着苏巧云的身体滑倒了腿处,轻轻的按住苏巧云的裤衩上侧。
??? “我要脱上面,下面怪羞人的。”苏巧云猛的搂住张福根的脖子,看来是真的不好意思了。
??? “没事,上面就不羞人了,我要是输了不也得脱下面吗。”张福根用力往下一带,白色的蕾丝裤衩卡在了苏巧云的腿弯。苏巧云紧紧的并拢着双腿。
??? “咋了?”张福根目前只能连哄带骗,不可强求,这最后的一丝障碍彻底的清除后再说。
??? “人家不好意思。”苏巧云的脸本来就红,这么一搞,不仅仅是红,都发热发烫了。
??? “别不好意思,这屋里就咱俩你还有啥不好意思的,咱也不干别的,脱完了咱接着玩。”张福根拍拍苏巧云的肩膀,安慰她。“没事,我又不能出去说,来,放松一点。”
??? “真的?”苏巧云问。
??? “真的。”张福根点头。
??? “哦。”苏巧云慢慢的松开了合拢的双腿,平躺在炕上。
??? “这就乖了。”张福根轻轻的拽下苏巧云的裤衩子,在顺着腿往上一瞅,这一下子就瞅愣住了,哎呀,这丫头那里咋还一点毛都没有呢,不像是被刮过的痕迹,难道她真的就一点都没长?还有那双腿之间已经慢慢溢出一泓溪水,怪不得她不好意思呢。张福根笑笑,心里有了底。

008酒后那些事儿(3)
?
??? “嫂子,你跟马长川结婚的那天晚上是啥子感觉啊。”张福根不紧不慢的说:“一定是特别的疼吧,马长川猛不猛啊,都憋了二十多年,估计都得老猛了。”
??? “那天晚上?啥都没干,他喝醉了。”苏巧云回忆了一下说道:“他最近身体不好,一直都没干成那事儿。”
??? “是吗?那你就这么跟他过着,不憋屈啊。”张福根的手顺着苏巧云的腿慢慢的向上方前行着。“嫁都嫁了,不能跟你那个,还有啥子劲啊。”
??? “这有啥,俺俩好好的过日子也就是了。”苏巧云的腿轻轻的往回收了一块,不过别的啥都没说:“那事不重要,况且头几回还怪疼的。”
??? “谁说的啊?头两回是最舒坦的了。”张福根得先把苏巧云忽悠老实了。“你别净听别人瞎说,我跟你说,我在书上看,人家都说女人的头一遭那才紧呢,男人搞上去俩下都舒坦。”
??? “真的吗?”苏巧云疑惑的看着张福根:“哪本书上写的?”
??? “我家的那本,上段时间赶集我买的,些的老好看了。”张福根的手在苏巧云的腿稳定后慢慢的接着前进:“嫂子,我这么弄你舒坦不舒坦。”
??? “挺舒坦的。”苏巧云低下头,压低了声音。
??? “你想不想在舒坦一点呢?”张福根的手在苏巧云的腿上轻轻的点了点。
??? 苏巧云点点头,继而又摇摇头,估计这会儿酒已经醒了一半了。
??? “有这好事你还不想试试?”张福根说道:“保证能让你特别特别的舒坦,做完了这回你还想下回。”
??? “我才不干呢,我还不知道吗?你是想干那个事,我这一干就出血了,下回马长川再来就不会出血,那不是暴露了。”苏巧云警觉的拿开张福根的双手,并拢了双腿,蜷缩在一边:“你就想糊弄我。”
??? “我能糊弄你吗。我说的都是真的,书上说的,书上是不会骗人的。”张福根说道:“书上是不会骗人的,书上的都是知识。”
??? “你看的那不是好书,我咋就没在书上看到这些东西呢。”苏巧云双腿蜷缩着,头轻轻的靠在膝盖上,眼睛盯着张福根。
??? “管它啥子书,反正书上的都有道理。”张福根凑到苏巧云的身边:“嫂子你怕疼我知道,我有一招能让你一点都不疼还蛮舒坦的。”
??? “啥子招啊?”苏巧云似乎来了一点兴致“真的能不疼还舒坦?”
??? “当然了。”张福根笑着抱住了苏巧云,用他的身子蹭着苏巧云的身子,然后两个人相互拥抱着慢慢的站了起来。张福根用身子紧紧的贴着苏巧云的身子,生怕留下啥空隙:“舒坦吗?”
??? “恩,苏巧云点点头:”舒坦。“”还有比这个更舒坦的呢。“张福根的手抓住了苏巧云的两个大兔子,来回的搞了几下,苏巧云的喘息声慢慢的传了过来,越发的浓重,嘴里也轻轻的依依呀呀的像是说着啥话一样。”嫂子,这下子是不是更舒坦一点了。”
??? “是。”苏巧云娇声的回答。
??? “别着急,一会还有更舒坦的。”张福根微微一笑。“嫂子你要是觉得还算舒坦就把眼睛闭上吧,这么瞅着我,怪瘆人的。”
??? “那你可不许瞎搞啊。”苏巧云想了想还是闭上了眼睛。
??? “俺不会瞎搞的,你放心的擎好吧。”张福根的手脱离苏巧云的兔子,来到了她的腰间,然后自己的屁股往后一耸。手落在了屁股所在的位置。令一只手刚好腾出来脱下了自己裤衩,到了脚跟处,一只脚踩着裤衩,另一只脚往起一抬,裤衩就这么脱离了身体。
??? 他的两只手同时到了苏巧云的那里,轻轻的分开她的双腿,然后一只手按在她的神秘之处,用力的按了一下,继而是温柔轻巧的前后左右的浮动:“舒坦吗?”
??? “真舒坦。”苏巧云了一下说道:“张福根,你真厉害,还有这本事呢。”
??? “还有比这更邪乎的呢?想不想试一下。”
??? “想啊。”苏巧云在酒精于下已经完全的失去了理智。

009 酒后那些事儿(4)
?
??? 张福根再接再厉,在苏巧云的花瓣上方一块黄豆粒般的东西上弄了起来,书上说了这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,只要按住了这里啥样的女人都老实了,张福根一试,还真管用,苏巧云狠狠的抱住自己的脖子,紧贴着自己的,嘴里不断的小声的呻吟了,估计是怕叫的声音太大不好意思。
??? “嫂子,你要是想叫就叫出来吧,书上说了,这是你们女人的能耐。”张福根一直就这么揉搓着那颗黄豆粒,越是听见苏巧云低声的沉吟就越是加速的弄着,一定要弄到她主动找自己要才算是OK。
??? “你的书哪天偷着拿给嫂子看看吧,嫂子也想看了。”苏巧云的牙齿在张福根的肩膀上落下了两排牙印,这样才没使自己更大声的叫出来。
??? “好啊,你啥时候想看就喊一嗓子,我给你送来。”张福根没感觉出来苏巧云咬的疼,反而觉得挺舒坦的。“嫂子,你这会儿还舒坦吗?”
??? “舒坦,舒坦,福根啊,你还有没有啥子招能让嫂子更舒坦的了。”苏巧云抱着张福根的肩膀,身子往下一沉。张福根立马会意,把苏巧云的身子轻轻的放在了炕上。
??? “有啊,嫂子,不过这次可要用我家伙了。”张福根早已经膨胀的快要撑坏了身子。
??? “不行,你再想想别的招,你在书上看了那么多了。”苏巧云睁开眼睛,一下子就看见了张福根那粗大的东西:“你咋把裤衩子脱了?”
??? “我穿着它忒热,就脱了。”张福根趴在苏巧云的身上:“嫂子你放心,我不会硬搞你的,刚才有的是机会不也是没搞吗?”
??? “那倒是。”苏巧云的脸又是一阵红晕,想看张福根的那东西,又有点不敢,索性只能偷偷的瞄上急眼,之后又闭上了眼睛。
??? “嫂子,你是不是觉得我这玩意特好看?”张福根骄傲的托着自己的家伙:“想不想摸摸看呢?”
??? “我才不摸呢,那么大怪吓人的,还脏了吧唧的。”苏巧云含羞说道。
??? “不脏,我昨天晚上洗的。”张福根呵呵一笑:“你是没见过马长川的那东西长成我这么大的个头才害怕吧。”
??? “他的还真没长过这么大。”苏巧云慢慢的睁开了眼睛,盯着张福根的家伙看了好半天:“还真是怪大的。”
??? “那你就摸摸看,可好玩了。”张福根抓着苏巧云手放在了自己那东西上面,问道:“咋样?”
??? “咋这么硬呢?可比马长川的硬的多了。”苏巧云爱不释手的把玩着。
??? “他那熊货,白扯。”张福根说道:“嫂子,这东西弄你那里可舒坦了,你不想试试?”
??? “不想。”苏巧云收回手:“你还是想招让我舒坦吧,除了用你的这个东西,啥招都行。”
??? “好。”张福根心说,就不相信你个小娘们不着了老子的道。还是按照上面的做法,在苏巧云的那颗黄豆粒上使劲的搞着,这次无论是从力度还是从速度上,他都加大了几分。
??? 果然,苏巧云这次还真受不了了,那叫声很欢快,一次比一次声大,一次比一次叫的欢实。
??? “嫂子,你以后还想这么舒坦呢,你就找我,我保证一次比一次让你舒坦,等回去我到书上再学几招回来。”张福根累的汗流浃背了,心里不禁的骂道:这娘们还真有挺头,都这么半天了,还没咋地呢。
??? “好啊,嫂子想的时候就叫你。”苏巧云浑身颤栗着:“福根你搞得嫂子好舒坦,嫂子还想要更舒坦的。”
??? “想要更舒坦的啊?”妈的,就知道你挺不住了。“更舒坦的就得用我家伙,保证让你比这还舒坦一百倍。”
??? “一百倍?”苏巧云眯缝着眼,嘴里依依呀呀了一阵:“福根啊,你可别骗嫂子啊?”
??? “不骗你。想试试吗?我尽量不往里去,让你不出血。”张福根嘴上这么说,一会真进去了就由不得苏巧云了,主动权一旦掌握在自己的手里,她算个屁,只要抱住她的腰一顿猛干,就是疼她也得忍着。
??? “成,千万别给嫂子整出血了啊。”苏巧云交代着,慢慢的分开了两条腿,给张福根腾出来一地儿。
??? “好了,你就擎好吧。”张福根趴在苏巧云的身上,双腿在她的双腿内侧往下一滑,身子落在了苏巧云的两腿之间。“嫂子,我可来了哦,你的舒坦一百倍也来了。”
??? “来吧,嫂子都有点等不及了。”苏巧云握着张福根的家伙,特别开心的摸了摸。之后松开手。

010 姐姐被人搞了?
?
??? 张福根总算是等到了机会,自然是喜不胜收,托着自己的家伙慢慢的顶在了苏巧云的洞口,他并不着急着进去,而是在苏巧云的东东晃晃悠悠的似进非进的来回摩擦,能清晰的感觉到苏巧云那一汪溪水是暖暖的黏黏的。
??? “死福根,你倒是快点啊,嫂子在这等着呢。”苏巧云急不可耐的扭动着屁股。
??? “好嘞,我这是热热身。”张福根抱起苏巧云的双腿搭在自己的双肩上,身子又往前凑了凑:“嫂子,我可真来了哦。”
??? “来吧,来啊。”
??? “福根啊,福根。”张福根爸爸的声音在院子里焦急的喊着。
??? “你爸叫你呢,你赶紧去看看啥事,一会儿找这院里来就不好整了。”苏巧云推着张福根的肚子:“等你回来咱在接着弄。”
??? “啥事啊?”张福根不耐烦的趴在窗口上喊。
??? “你干啥呢?赶紧回来吧,出事了。”
??? “啥子事这么着急啊?”张福根既不情愿的问。
??? “你二叔家的小姐被人欺负了。”
??? “啥子玩意?哪个吃了豹子胆了,连我的姐姐都敢欺负。”张福根对他的这个姐姐的感情深着呢,俩人从小就在一块长大,他姐姐叫张翠玲,那也是很有名的美人胚子,一直惦记着她的男人就不少,不过都因为张福根的原因,没人敢冲她下手,这次是谁呢?
??? “我得先回去一趟,家里有点事,晚些我来找你。”张福根也不多说,蹬上裤子就下了炕,摸摸苏巧云的屁股:“嫂子,你这身子可真带劲儿,比我小姐的还好看。”
??? 原来欺负张翠玲的是李德顺这个兔崽子,两家是邻居,昨天晚上张翠玲出去上厕所,也不知道咋搞的就被李德顺发现了,这人动了歪心思,把张翠玲堵在了厕所里,叫她不要声张,不然就掐死她,张翠玲瞅着他一脸的狰狞,也没敢说啥,只能任他摆布,谁料到这小子越来越放肆,不光是摸,摸够了居然要干那事儿,张翠玲不干,被他打了一巴掌,手也掐在了脖子上问张翠玲老实不老实。张翠玲吓得浑身发抖,也就老实了,李德顺架起张翠玲的腿放在自己的胳膊上,拎着家伙就进去了,好在张翠玲前两年在城里打工的时候就被人骗去了身子,所以不是第一次,也有些经验,就积极的配合着李德顺,以免他急眼,搞完了,李德顺觉得不爽,又把张翠玲拉到了后面的玉米地里,狠狠的干了四五次。这才放她回来,家里人一看她衣衫不整的就问,问了一夜,她才把事情说了出来。
??? 听着二叔把事情这么一说,张福根早就气的火冒三丈,妈的。这么漂亮的小姐哪能就这么便宜了李德顺这个王八蛋。张福根拎着一块砖头跳墙就去了李德顺的家,门是插着的,不过张福根年轻力气大,用力一拽就拽开了。踹开屋子的门,这两口子还在睡觉。李德顺的老婆脱得精光躺在李德顺的身边,手还放在李德顺软了吧唧的那个地方,两个大奶子侧压着李德顺。
??? “李德顺,你***不是人的东西。”张福根咆哮着。
??? 这一喊,把两个人都喊醒了。李德顺揉揉眼睛,笑了:“是福根啊,有啥事吗?”
??? “有啥事?你***祸害完我小姐就这么安心的睡觉了?”张福根扯着李德顺的头发就把他拽到了地上,一只脚踩着他的胸口:“你***说这事咋整吧?”
??? “我,我昨天晚上不是喝多了吗?”李德顺吓得浑身都哆嗦:“那你说这事咋整啊。”
??? “咋整,老子先开了你的脑袋再说。”张福根手上的砖头就要砸下来。
??? 李德顺的老婆这时见事情不好,急忙跑过来抱着张福根:“福根啊,你别冲动啊,有啥事好好说。”
??? “好好说,他搞了我小姐,我跟你说个屁。”张福根余怒未消:“老子今天要不给你开花,就不姓张。”
??? “大不了我把我的老婆让你搞。”李德顺说出来一句最王八犊子的话。
??? “让我搞?”张福根看了看他老婆,长的还不错,白白嫩嫩的。
??? “恩,你搞我,别伤着人啊。”李德顺的老婆好像更愿意似的。求之不得。
??? “三万。三万块的赔偿,要是拿出不来,老子削了你再报警,让你蹲个十年八年的。”张福根威胁着,眼睛不住的瞟着李德顺老婆,越瞅越顺眼。
??? “好,三万。”李德顺只能破财免灾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

fywzqaz@126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