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长篇连载  »  
【江湖血泪录】【作者:不详】【全】

本帖最后由 迪妮莎 于 2010-2-11 13:52 编辑
  (一)威名

  “统兵须学岳鹏举,嫁夫当嫁钟承先”。南宋绍兴年间,江湖盛传着这一诗句。诗中所说的正是当时朝野最负盛名的两个人。

  岳飞岳鹏举,抗金的英雄,南宋的常胜将军,金军闻其名而丧胆,军中流传“撼山易,撼岳家军难。”

  钟承先,拜火神教教主,近百年来少见的武术奇才,外号“神剑天骄”,江湖高手排行榜中“至尊、天骄、魔女、四家、九魔、剑神”中的“天骄”指的就是他。至尊宫地处西辽边陲,数十年来高手罕至中原,武功深浅无人知晓,只因江湖人士出于对至尊宫势力多年来的推崇,才将其声名排在首位,至于个人真正实力,却还是应首推钟承先,故其又素有“武林第一人”之称。因他人不但长得英俊潇洒,而且武功奇高,乃是江湖众多待字闺中少女梦中的情郎。

  这日午后,骄阳似火。衡山脚下,正急奔来一匹快马,路边茶寮众人来不及细看,马已在店前停了下来。

  “店家,喂马,再来一壶上好的龙井。”一声清脆的女声响起,声未停,一阵香风飘过,众人只觉眼前一亮,只见一约摸二十左右的女子走了进来,但见女子体态婀娜,白肤胜雪,相貌极美,原本喧闹的茶店立即静了下来。

  店中伙计应了一声,立即端上茶水。众人的眼睛定定地盯着美貌少女,少女似乎见怪不怪,“啐”了一口,自顾自地呷起茶来,众人见她举止优雅,人又长得美,竟都神为之夺。

  此时,一头戴斗笠的邋遢老头闪了进来,走到一偏僻角落,静静地坐下来,众人并没有留意多了一人。老头偶尔抬起头,瞥见女子,双眼淫光一现,紧盯着女子高耸的酥胸,只觉呼吸急促,下腹火起。他侧了侧身,正准备有所动作,这时候,又走进来一个青年,那男的大概二十来岁,英气勃勃,相貌甚是英俊。

  他看到美貌少女,立即欢呼起来:“霜妹,终于见到你了。”

  女子见到青年,也不胜欢喜,两人坐到一起,立即畅叙别后之情。

  原来这美貌女子名叫沈雪霜,系衡山派弟子,年轻男子名叫独孤超,是江湖四大世家独孤家的独子。这次沈雪霜功成下山,事前通知独孤超,独孤超不顾路途遥远,亲自来接,两人自小青梅竹马,多年未见,竟有着太多的话要说,浑忘了身边的危机。

  两人正谈得起劲,忽听一阵马嘶声在店前停下,这时一名年轻男子走进来,那男子浓眉大眼,虎臂熊腰,看来粗壮异常,瞅见沈雪霜,他只觉眼前一亮,精神一振,立即在旁边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,双眼一眨不眨地望着沈雪霜曼妙窈窕的身材。

  偏僻角落的老头站了起来,飘到独孤超和沈雪霜跟前,色迷迷地盯着沈雪霜高耸的酥胸,全不把两人放在眼里,呵呵淫笑起来:“没想到衡山脚下竟有如此美色,看来老夫又有艳福了。”

  独孤超一听,霍地站起,对着老头怒目而视:“兀那老头,休得无礼,独孤家岂容你在此放肆!”

  老头双眼一抬,一脸不屑:“独孤家?什么江湖四大世家,在我眼里,全是放屁!你也不看看你爷爷是谁来着,我丁残几时怕过什么人。”

  独孤超和沈雪霜一听老头竟是江湖中令人闻名丧胆,淫辱过无数侠女的淫魔丁残,不由倒吸一口气,坐在旁边的青年也腾地站起来。店中其他人见势不妙,立即作鸟兽散。

  “霜妹,快走,这里有我,你赶快回山搬取救兵!”独孤超自知不是丁残对手,急催沈雪霜逃命。

  丁残仰天哈哈大笑:“在我手下从不曾溜过一个美女,今天你们只要能走出这门,我丁残就算是白活了。”

  独孤超和沈雪霜情知难以善了,迅即拔剑在手,向丁残刺去。两人都知今天情势凶险,俱都招招拼命。沈雪霜是衡山掌门慈云师太的得意高足,近年来已得师门真传,几可挤身江湖一流高手之列。而独孤超出身名门,也深得父亲独孤无病真传。两人拼起命来,竟有如万霆之势,立即将丁残裹在剑影之中。

  丁残身影闪动,运掌成风,在剑影中穿梭,竟有如鬼魅。他运指一弹,独孤超和沈雪霜只觉双手一麻,双剑竟都脱手掉落地下。还没反应过来,丁残已连点两人周身大穴,两人立时动弹不得。

  丁残站在沈雪霜跟前,捏了捏她煞白的俏脸,淫笑着:“真美,好久都没有和这样的美女疯玩了,今晚老夫又有得消魂。”

  独孤超在旁边看到心爱的女人被人亵玩,双眼如欲喷火,丁残却瞅也不瞅他一眼,夹起沈雪霜,扬长而去。

  此时,留在店中的青年飞身而起,解开独孤超被制穴道,迅即顺着丁残离去的身影,紧随而去。

  丁残身影如风,青年奋力急赶,却是相距越来越远,最后只剩下一个黑点,转过一个岔口,已不见两人踪影。青年摇头叹息,想到沈雪霜这样一个美貌女子落到丁残手中,定难保全贞节,心中痛惜不已。

  他兀自在官道上自怨自艾,这时前面一匹快马飞奔而来,在他跟前停下来。

  他抬头细看,却是一个美貌少女,瓜子脸,柳叶眉,肤色白腻,长相甜美。

  少女瞅了瞅摇头叹息的青年:“喂,这位小哥,可曾见过一个二十来岁,骑着绿耳骏马,手提碧玉箫,高高大大,英俊潇洒的男子从这里经过?”

  青年苦笑,道:“姑娘,你问的人无名无姓,又长相普通,这样的人随处可见,我又怎么知道你所指何人?”

  美貌少女“啐”了一口道:“我的承先哥哥岂是普通人物!他可是鼎鼎大名的【神剑天骄】,看你的模样,难道不是江湖中人?”

  青年一听到“神剑天骄”,立时精神大振:“姑娘,你说的【神剑天骄】,是不是那位号称【神剑天骄,剑不出鞘,剑若出鞘,群魔顿消】的钟承先,钟教主?”

  美貌少女一听,忙不迭回答:“是呀是呀,你是不是见到他了,快点告诉我他在哪里,我找得他好苦。”

  青年摇了摇头说:“姑娘,我确实没见到他,但我正有一事想求他帮忙。”

  美貌少女见他一脸焦急,顿起好奇心:“是什么事?需要劳动钟哥哥大驾,你告诉我,看看能不能帮上忙。”

  于是,青年便把不久前在茶寮发生的事说了出来,少女一听,柳眉倒竖,怒道:“丁残淫贼,如此无法无天,有本姑娘在此,定将其千刀万剐!”

  她问明两人去向,立即策马狂奔,急追而去。青年也在后紧赶。青年的轻功甚是了得,竟可不疾不慢紧随在侧。两人边走边聊,此时,青年才知道少女名叫月如霜,是钟承先的侍女。而青年却是雪山派的后起之秀张豪。

  暮色渐渐降临。山中一间破庙里,沈雪霜缩在墙角边,娇躯轻抖,如待宰羔羊,早已没有往日的英气。丁残酒足饭饱,瞪着色迷迷的双眼,瞄着沈雪霜的丰乳翘臀,腹下已是高高顶起大帐篷。

  沈雪霜一身劲装甚紧,勾勒出她玲珑凸翘的诱人胴体,丁残只觉口干舌躁,越看越是按捺不住,猛地向沈雪霜扑了过去,紧紧地把她压在身下,双手便剥她衣裤。沈雪霜惊呼一声,双足猛蹬,拼命反抗,换来的却是丁残更粗暴的撕扯。

  弱小女子毕竟不是粗暴色魔的对手,更何况功力被制,此时的沈雪霜气力不过稍胜一般村妇,更遑论是丁残的对手了。不稍片刻,“哧哧”几声,沈雪霜已被剥得赤条条,顿时,一具晶莹雪白、凹凸有致的迷人胴体呈现出来,沈雪霜一对高耸的乳峰不断上下颤动,诱人之极。昏暗的庙堂中,立时春光无限。

  丁残看得目瞪口呆、垂涎欲滴,他玩过的美女数不胜数,没想到今天竟碰到沈雪霜这样的美女,那可是千里挑一,幸运之极。他邪淫的眼光贪婪地死死盯住沈雪霜一丝不挂的绝美女体,一双粗手狂热地抚上那高耸的玉峰,拼命地搓揉起来。同时,淫热的厚唇顺着沈雪霜的下巴一路下滑,不断轻舔亲吻,久久地停留在那洁白晶莹的诱人乳沟中。

  沈雪霜是未经人道的美貌少女,平时惜身如玉,何曾被男子碰过,今天落入丁残这采花淫魔之手,哪堪挑逗,不一会,股间已是湿润一片,瑶鼻也不断喷着热气,不时娇哼几声。

  丁残审时度势,见沈雪霜已经情动,反抗转弱,便跪了起来,跨蹲在沈雪霜腹间,脱下衣裤,掏出了那粗长、坚硬的阳具,双手把沈雪霜的一对丰乳向中间推压,然后把发烫的肉棒插了进去,在乳缝间慢慢抽动起来。沈雪霜只觉一根火热的铁棒在双乳间来回抽动,睁开美眸,却见丁残正如痴如醉地乳交着。她瞥了那肉棒一眼,见它飞扬跋扈,吓了一跳,不由倒吸了一口气,俏脸立时晕红。

[ 此帖被零度思念在2015-05-27 12:06重新编辑 ]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fywzqaz@126.com